季波

长江商学院助理院长

欧洲首席代表

全球高层管理教育

季波先生是启航中国(China Start)项目的创始人,是鼓舞人心的TED Talk 演讲家,同时也是一位Chinaprenuer以及全球创新生态圈的颠覆性引领者。季波先生也是《5G改变世界》一书的作者。


季波先生目前是长江商学院欧洲首席代表及助理院长,集聚20多年的成功全球商业生涯,包括全球业务开发、创新战略、市场开发、 供应链和并购业务。曾任美国许多 500 强企业如孟山都 (Monsanto)、 嘉吉 (Cargill)、 辉瑞 (Pfizer)、 箭牌 (Wrigley) 和马氏 (Mars) 等公司的总部高管。在这之后,季波先生成为一名连续创业者和投资者。


季波先生创立的“启航 中国”项目,帮助全球初创企业和快速成长企业着陆中国。他在全球创新创业生态圈开拓的“启航中国 ”颠覆了全球初创型企业 涌向硅谷的传统模式,带领他们来到中国这一块新的热土。


今天,我们就来和季波院长聊一聊,在欧洲的初创型企业,尤其是华人创业者进入中国市场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l  您好,季院长,您觉得对于在欧洲创业的华人来说,他们进入中国市场有哪些优势?又有哪些劣势?


季波院长

“在欧洲学习和生活过一段时间,在欧洲创业的这些华人企业家在看问题时,跟国内的企业家相比更具有全球的视野。他们往往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首先在国内接受了优质的教育,然后又来到西方求学,在学习能力上都是很优秀的,这也是他们的优势。


当然也有劣势,他们离开中国生活已经有一阵子了,跟国内市场和国内行业的前沿动态可能会有一些脱钩,很多在国外创业的企业家,有的时候会认为“我是中国人,对中国很了解”,但是有的时候离开了中国一段时间之后还真的不一定很了解状况,因为中国的发展非常迅猛。


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你肯定不可能两个好处都兼得,但是这一点劣势也是可以去克服的。我觉得作为一个在海外创业的企业家,要有一种与时俱进的心态,不断地去认识、去学习、去了解中国的现状,不要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对中国很了解。


我之所以很强调这个,是源于我创办的长江商学院的启航中国项目,这个项目最初主要是针对西方企业家,帮助他们来了解中国。但实际上,我们发现有不少在海外的中国企业家来参加,他们在离开中国之后,发现需要对中国要有更多的认识。”


l  对于身处海外的,尤其是在欧洲创业的这些华人企业家,他们迫切想要打开国内的人脉,快速的跟国内的市场和行业重新建立联系,您有什么建议?


季波院长

“对于在海外的中国的企业家,当他们离开中国一阵子之后,对于市场的认识和了解,以及他们的人脉积累方面都可能会受一些影响,但其实国内的企业家和投资人是很想认识你的,因为你身上有一些在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企业家没有的东西,建立联系的关键在于你要愿意去主动的进行沟通交流,这个很重要。尤其是海外华人创业者,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有相当程度的认识和了解的,所以相对来讲,成功建立联系的概率还会更高一点。


我还是鼓励在海外创业的企业家,能够愿意有一天把你的事业、你的企业引进到中国去。中国无论从政府层面、从产业的层面,还是从消费者层面,都一定会欢迎你把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新的服务带到中国去。抱着这样一个愿景,更积极的参与一些跟国内的交流,对国内市场和相关行业的发展状况都做一些更深入的认识和了解,我觉得是相当必要的。”



l 我了解到启航中国项目这边会向企业家们引荐一些投资人,提供参与路演的机会。您觉得什么样背景的企业家或者是什么样的项目,更能引起投资人的兴趣?


季波院长

“启航中国项目中进行路演的投资人都是精心选择的,我们有四场的投资路演。


比如我们跟北高峰资本有合作,北高峰资本是一个著名的资本,创始人和 CEO是闵万里博士,他以前是阿里巴巴阿里云的Chief machine intelligence scientist,他也可以说是一个中国的人工智能之父,他集聚了很多重要的合伙人成为他左膀右臂。北高峰资本的基金是海外基金,可以投海外的项目,所以这对于在海外创业的企业家非常利好,因为你如果是国内的人民币基金,可能不能投海外。


我们还跟赛伯乐投资集团有合作,他们有两个规模很大的基金,一个是600亿的人民币的投资基金,还有一个600亿人民币的并购基金,都是王阳博士管理的基金,所以我们每次都跟赛伯乐合作,他的投资团队都会参与我们的路演。


此外,我们也会跟其他一些投资机构,像中国母基金联盟、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创投决等机构举办联合投资路演,所以说我们的投资路演活动不仅有深度,同时我们也有广度,国内的一线的投资人基本上都参加过我们的关于中国的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


l  这对海外创业者来说实在是太棒了,您能聊聊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决定把长江商学院带到欧洲来吗?长江商学院在欧洲具体的是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有没有一些典型的企业家案例可以在今天跟我们分享一下呢?


季波院长

“我们希望长江商学院不仅仅是一个中国的商学院,更是一个全球性的商学院,所以我们不仅仅是要培训中国的企业家,同时我们希望在全球范围之内能够培训海外的这些企业家,能够帮助他们进入中国,实现中国梦。目前,长江商学院不仅仅在北京、上海、深圳设有校区,同时在纽约、伦敦和香港也分别设立了对外事务的办公室。


很多欧洲的企业家,他们的欧洲市场相对规模比较小,比如说英国、荷兰、比利时的这些国家,消费人口跟中国没办法比,当他们的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就一定需要更大的市场、更多的资本,这时候中国市场和资本对他们的吸引力就非常大,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做,他们缺乏人脉,以及对中国投资人的认识和了解,我们最初就是出于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而创立了启航中国这个项目,希望能够借此真正的去帮助他们进入中国。


我们看到在世界范围之内独角兽企业的情况,去年胡润关于独角兽的报告中指出,美国和中国的独角兽差不多都各占250多个,而整个欧洲加起来才五十几个,你可以看到欧洲的经济体量和中国是相似的,但是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的独角兽公司,而欧洲的独角兽公司的数量却只有中国的1/5,什么原因?我认为,很明显就是因为这里的企业家受他们的区域的限制,没有办法能够更大规模的发展。


我们认为,如果能将西方的技术加上中国的资本,再加上中国的市场就有可能酝酿出一个超级的独角兽出来。这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独角兽,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把他们带到中国去变成独角兽,这个经历的过程,我们把它叫做中国龙。


长江商学院的很多中国项目里都有很多的西方的企业家参加,其中也包括一些知名的连续创业者,有一个瑞典的企业家,他曾经创造了三家公司成为独角兽企业,带领了三家公司上市,这位在瑞典是家喻户晓,号称在瑞典的斯蒂夫乔布斯,也参加了我们启航中国的项目。


我记得在启航中国项目第一期的时候有一个英国的企业家,他去了中国,参加完启航中国的活动之后,就在中国就设立了他的公司,然后开始去一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的把产品卖到中国,后来发展到在中国代加工,将来可能还要直接设立工厂,这就是启航中国带来的非常棒的影响。

我们的网站(www.China-Start.org)上面也有许多其他的企业家参加启航中国项目的经历分享,大家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并且都愿意公开推荐,是因为这个项目真的给他们的企业和个人带来了极大的改变。我们想做的,就是通过项目帮助类似这样的企业家来实现他们的中国梦想。”




l  在当下疫情的背景下,回到国内去建立和维护一些联系还是比较困难的。就以中英之间的交流为例的话,您能不能推荐的一些平台或渠道,可以帮助到海外企业家同国内保持一个深度的连接呢?


季波院长

“在疫情期间,回中国的确是比较困难,但是对于海外创业的企业家来讲,还是有不少的平台可以帮助大家跟国内保持一个深度的连接,让大家更多的学习和了解国内的状况。


比如说刚刚我们说到的长江商学院就有欧洲办公室,有启航中国项目,这个项目是线上的课程,目的是帮助企业家通过线上的学习、投资路演等方式就可以帮助大家跟中国来接轨,这其中会有一些行业的专家,包括比如说抖音、阿里巴巴、京东等这些企业的高管会来分享他们所在的企业的一些情况。当然也有很多其他的,像是创投决、路演中国等,也都是我们启航中国的合作伙伴。”



l  关于融资的问题在欧洲创业的华人关注度非常高,大家都很想了解中国的投资人他们有什么特点?他们更看重什么?


季波院长

“中国投资人特别看重的第一个是你的团队是怎样的团队,你是怎样的人。我们中国人的思想里还是更强调儒家式的关系。


比如要考察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你这个人可不可靠你,你有没有这个能力,那么首先就要看你是不是很痴迷于你所从事的行业。如果你自己都没有激情,只是在做一个好像可有可无的事情,那么你就不能收获认可。在有的投资人看来,如果你对你的所要做的事业非常痴迷,以至于你可以把自己的房子都卖掉了,哪怕让自己身无分文了都要去做这样一个事业,就表明你非常笃定这个事情。


举个例子吧,我有一个投资人朋友跟我说,他每次都要跟企业家先喝杯咖啡或者喝杯茶,看他穿什么衣服,如果他像我今天一样西装笔挺的,他就感觉这人估计不靠谱。从他的角度,可能他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企业家,在他看来这意味着他已经完全投入了他的事业当中去了,其他事情都已经不顾了。


有的投资人还会问企业家开什么车、住什么地方,如果住在很豪华的公寓,开着比较好的车,他就会觉得你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卖掉?你问我来要钱,应该是因为你没有钱了。如果你真的相信你的公司、你的创业,你可能要自己先投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投,就希望投资人来投承担所有的风险的话,那可能说明你对自己并不是那么自信。


中国投资人首先非常强调我投的是谁,进而衍生下来是你的团队怎么样。阿里巴巴起初创业的时候,有十八罗汉对吧?他们都非常相信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付出所有的能力和才华,所以18个人创业才真的是拧成一股绳。你的团队到底有些什么人,这些人是不是很有能力,这些人是不是像你一样投入,这个对中国投资人来讲很重要。


除此之外,中国投资人也非常看重到底你现在所从事的行业是不是在走上坡路。你是不是在风口,在未来的十年20年,你的行业是不是能够主导社会的发展。投资人还非常看重他们在未来能不能帮助到你,如果不能帮助你的话,他们就会觉得是失控的状态,这种情况下,一般说投资人也不愿意会去投的,他一定是他觉得我有资源,我可以帮助到你。”



刚刚谈到的中国投资人所看重的这些特质,美国或者是欧洲的投资人也会看重这些吗?还是由于文化的不同,海外投资人所看重的方面也会不同?


季波院长

“西方的投资人看重的跟中国投资人看重的略有所不一样,西方投资人更多的去分析你这个行业,分析你这个产品,你的技术,分析你的团队,所以他们很多更理性的去做一些的了解和分析。对于创业者本人的个人生活他们是不干预的,他们也不要求你为了这个事业就放弃一切。但是他们同样也会看你这个行业是不是在走上坡路。


有一个特质是西方投资人和中国投资人所共有的,那就是都喜欢跟风。比如说红杉资本投了某一个行业的某一个公司,于是其他的人都会跟过来跟投或者是投类似的产品类似的企业,大家都有一种跟风的心态,中国在这方面跟风的心态可能还要更重一点。”



l 作为创业者,我听到一个说法是说中国投资人胆子会更大一些,拿到中国的投资会比欧洲的投资更容易一些,真的存在这种现象吗?


季波院长

“的确,中国的投资人胆子要比西方投资人稍微大一点。因为有的时候,中国这边往往是一个人拍板说了算,虽然往往也是以顾问委员会的名义,但是可能其中某一个人起了很关键的作用,这跟中国的文化有关系。西方相对来讲比较注重一个所谓的群体的决策,他们期望能够理性的做一个决定,很少出现某一个人觉得我特别想投这个公司,我就非得投。


就比如说估值,对中国的投资人来讲,估值的严谨性和科学性的重要性就比较弱,但西方就很认这个东西。西方特别强调通过一种比较理性quantitative的方式来评估一个企业,因此他们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相对比较冷酷一些。中国投资人往往可能有时候更带有一些人情味,带有一种情怀,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的确有的时候可能会更容易从中国的投资人那里获得融资。”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