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旗袍的工作狂

穿旗袍的工作狂

闫 闻 Monica

访

人物简介

闫 闻 Monica

私人银行业务拓展经理;中国旗袍文化在英推广者;品牌公关二硕在读;爱好阅读人生哲学类书籍。

前言

在英国做旗袍文化推广已经有4个年头。从最初2017年来英国时行李箱里只有3件旗袍,到如今2021年,衣橱里已经满满当当有41件可以驾驭各种场合的旗袍。

向西方人介绍中国文化,带领着我在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管理的小小旗袍艺术团,我们用旗袍舞蹈、旗袍走秀等舞蹈艺术形式感染外国友人,让西方世界感受来自东方的艺术之美,对于我来说特别充实且有成就感的事情。

我和旗袍的故事

我和旗袍结缘自来英前本科时期的一次校园晚会。当时我表演了一支旗袍舞,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旗袍。

我是个十足的体验派,于是乎在国内本科期间带着我的旗袍和旗袍舞去了所有我有机会去到的地方。

在美国给特许学校的学生用英文介绍中国的旗袍服饰,顺便起舞一支中国的旗袍舞。一个小女孩激动的抱着我说:“我没想到中国的舞蹈这么美!

见过了纽约这样大都会的繁华,我萌生了另一个想法——不如去体验另一个极端。

于是我选择了在2015年尼泊尔8级大地震后,独自一人去尼泊尔支教和参加灾后重建工作。

那年我21岁。 “一人一行囊,一身狗胆走异乡”是当时大家对体格娇小的我的评价。

是什么让我热爱旗袍

在伦敦塔桥下,与外国模特同台穿旗袍走秀,我沉浸其中;天生喜欢舞蹈又热爱舞台的我从不厌倦将同一支舞多次演绎。

在室外演出时,看到外国友人对我的旗袍舞投来的欣赏和赞叹的目光,甚至当一位本对中国抱有成见的外国人看了我的旗袍舞演出后对我说:“这是我从电视里从没看到过的中国之美,我从不知道穿旗袍还可以跳舞。舞蹈这么美,国家一定也很棒!”每当听到这样的反馈,我心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是什么让我坚持

我曾在中国驻英国使馆和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共同举荐下,回国参加了由中央统战部主办的海外华人中华才艺(太极-旗袍)培训班。

参训学员多为在海外扎根数十载的太极和旗袍文化资深爱好者和推广者,而我是班里唯一的在读研究生。

我深感年轻一辈海外华人在中国文化海外传承与发展方面的责任。我相信其形式也会根据时代的发展而变化,更加的日常化、且润物无声。

在英做旗袍文化推广的这些年,我常常感慨,要感谢每一位在英国做旗袍文化推广的前辈,是她们打开了西方人对中国旗袍文化认知的大门,其中包括我的第一任院长单桂秋琳女士

当我还在英读研时认识了桂姨。我们都热爱旗袍,经常一起交流,她还偷偷把她自己的中西结合服饰穿搭指南告诉我。后来桂姨身体不适很少出门,但她对我说“你们年轻人一定要继续加油,让更多西方人多了解我们的中国文化”。自那以后即便全职工作再忙碌,我也依然坚持地做着热爱的旗袍文化推广事业。

 结尾

我很喜欢周国平的一句话:爱情的报酬是相爱时的陶醉和满足,而不是有朝一日的缔结良缘。创作的报酬就是创作时候的陶醉和满足,而不是有朝一日名扬四海。如果事情本身不能给人以陶醉和满足,就不足以称为美好。

我热爱旗袍,享受向西方人传播中国文化时的那份不同寻常的体验。希望在跑动英伦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我们一起在异国他乡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热爱!